當前位置:主頁 > 查看內容

3歲以下幼兒四川超355萬 誰來帶?

發布時間:2018-04-09 09:16| 位朋友查看

簡介:媽媽們的產假休不了那么久,幼兒園又不接收3歲以下的嬰幼兒。3歲嬰幼兒照護社會化需求巨大,相應的托育服務卻供給不足。,……

3歲以下幼兒四川超355萬 誰來帶?

  制圖楊仕成

  媽媽們的產假休不了那么久,幼兒園又不接收3歲以下的嬰幼兒。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放開,誰來帶孩子,成為中國家庭面臨的新問題。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四川3歲以下嬰幼兒的總人數已經超過355.23萬人,為歷年來的最高值。嬰幼兒照護的家庭負擔過重問題突出,0-3歲嬰幼兒照護社會化需求巨大,相應的托育服務卻供給不足。

  基于大量走訪和調研,省人大代表、省婦聯主席吳旭提出,幼兒托育需求國內普遍供給不足,這個問題不是單憑政府的力量就能解決的。她希望由政府主導,明確主管部門,多部門協作,制定公共托育服務的法規政策以及規范標準,吸引各方力量參與。盡快構建四川省0-3歲嬰幼兒公共托育服務體系。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張想玲

  調查

  超過兩成女性被迫辭去工作六成以上家庭希望孩子接受專業托育

  隨著生育新政的落地,四川二孩生育率有了明顯提升,但仍低于全國平均水平。通過省婦聯對成都、綿陽、廣元、涼山等十個市州5000多個家庭的調查顯示,全省95%以上的0-3歲嬰幼兒由家庭成員進行照顧,嬰幼兒家庭照護負擔導致了家庭二孩生育意愿偏低、女性工作和育兒難以平衡以及祖輩生活質量下降等諸多問題。

  調查數據顯示,照料壓力大是育齡夫婦不愿生育二孩的最主要原因:在已生育一孩的家庭中,有60.7%是由于孩子無人照料而不再生育。

  被調查家庭中,有81.13%的母親表示因為照顧3歲以下的嬰幼兒而嚴重影響了工作,其中,有22.88%的女性被迫中斷或者辭去工作;超過3/4的全職母親表示,如有人幫助帶孩子,將會重新就業。被調查家庭中,近8成的3歲以下嬰幼兒主要由祖輩參與看護,其中近50%的祖輩感到“無可奈何”,有67.2%的老人表示因為看護孩子造成了身體健康的問題。特別是照顧過“一孩”的祖輩不愿再照顧“二孩”的比例在上升,他們更希望將孩子送往專業的托育機構。

  現狀

  四川公立托幼機構入托率僅為2.9%商業托育機構缺乏統一管理標準

  一方面是幼兒托育需求龐大,一方面,則面臨著供給的缺失。

  根據規定,四川公辦幼兒園只接收3歲以上的幼兒入托。只有少數社會托幼機構接收3歲以下幼兒、且普遍要求不小于2歲。這使得3歲以下尤其是0-2歲的嬰幼兒托育資源顯得很匱乏。吳旭提供的調查數據顯示,0-3歲嬰幼兒在四川各類公立托幼機構的入托率僅為2.9%,遠低于一些發達國家50%的比例,也大大低于天津(14.71%)、上海(11.8%)等國內其他地區。

  在巨大的家庭托育需求刺激下,商業化運作的托育服務大量涌現。呈現出發展迅速、分布不均、收費昂貴、托育服務缺乏標準、托育過程缺乏監管等特點。吳旭表示,以成都為例,截至2017年全市共有超過300家機構提供各類托育服務,其中近8成機構為最近三年新增。這些機構大都只是在工商部門注冊,以教育咨詢、教育培訓等形式存在,并不具備幼兒托育的資格。但由于公共托育資源的供給缺失,絕大部分有托育需求的家庭只能選擇這類托育機構。帶來的結果,一是高額保教費,二是,由于缺乏服務標準以及監管體系,還面臨環境、食品、衛生等安全隱患。“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推進,這類問題會越加凸顯。”吳旭說,構建完備的公共托育服務體系,已成為刻不容緩的社會議題和民生問題。

  對策

  明確職能管理構建嬰幼兒公共托育頂層設計

  0到3歲的嬰幼兒托育怎么辦?基于大量走訪和調研,吳旭開出了多個“藥方”,首當其沖的就是,建議由教育、衛計委等部門聯手牽頭,針對0-3歲嬰幼兒公共托育體系進行頂層設計,盡快制定適應四川省城市發展和人口布局的托育服務發展規劃,推動0-3歲公共托育法規政策的制定。

  建議12至3歲兒童托幼服務納入學前教育規劃

  建議將2至3歲兒童托幼服務納入四川省學前教育規劃,通過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公辦民辦并舉的辦園體制,統籌推進落實。鼓勵公益性、普惠性幼兒園根據自己的容納能力,開辦托班,招收3歲以下嬰幼兒。鼓勵集團化幼兒園和早教中心,創辦托兒所,實現托幼一體化,滿足公共托育服務的需求。

  建議2

  建立公辦性社區嬰幼兒托育網點建議探索“社區化、就近化”的托育服務模式,利用社區現有資源,建立公辦性社區嬰幼兒托育網點,采用公建民營模式,即政府提供場地、支持硬件建設,通過購買服務模式引入專業服務機構承接項目的運營管理,開展小規模的托育服務、嬰幼兒照看服務。

  建議3

  鼓勵企業自辦或者合辦托育機構建議研究出臺鼓勵企業自辦或者合辦托育機構的激勵政策,將開展嬰幼兒托育服務的成本納入企業成本,享受稅收優惠;地方政府可成立托育專項基金用于發放托育津貼以及支持有條件的園區、樓宇、企業開展托育服務。

  建言

  教育專家熊丙奇:為“幼有所育”立法的時機到了

  0到3歲的孩子誰來帶?教育專家熊丙奇更是專門撰文談了這個問題。他提到,從2010年起,我國為解決入園難、入園貴問題,推出了學前教育三年行動計劃。2016年,我國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77.4%,提前實現了2020年教育規劃綱要的目標。但是要實現“幼有所育”,還必須啃硬骨頭。

  熊丙奇提出,首先,0-3歲托幼教育亂象紛呈。目前,0到3歲的托育,沒有明確的監管體系,基本處在誰辦誰管,最終大家都不管的狀態。社會的早教機構多實行工商注冊,而工商部門很難對早教機構提供的保育服務進行專業的監管。其次,由于長期以來政府對學前教育的投入不足,缺乏長遠規劃,幼師缺口巨大。

  要全面做到“幼有所育”,針對學前教育的“短板”問題,需要加快制定學前教育法,明確政府的投入責任,明確幼兒教師的待遇標準,并理順對托幼機構、幼兒園的監管體系。如此,方能做到“幼有所育”,讓幼兒能享有公平而有質量的學前教育,令家長對托幼機構、幼兒園放心、滿意。

  2016年初,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對學前教育立法做出回應稱,已完成學前教育法專家建議稿。學前教育法經過近20年的調研、討論一直沒能出臺,但現在應該時機成熟了。

  試點

  幼兒托育的“四川方案”

  解決0到3歲嬰幼兒托育問題,其實,四川也在積極試點。

  案例一:早在2015年由國家衛計委確定為試點單位的成都市青羊區衛計委,于當年8月啟動實施0~3歲科學育兒試點工作,本著“全面部署、組建隊伍、制訂規范、試點先行、專家指導、健全完善、扎實推進”的總體原則,將科學育兒工作納入到托育公共服務體系建設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媽媽孕嬰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本網站有部分內容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因作品內容、知識產權、版權和其他問題,請及時提供相關證明等材料并與我們聯系,本網站將在規定時間內給予刪除等相關處理.

推薦圖文

  • 周排行
  • 月排行
  • 總排行

隨機推薦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l